阅读新闻

《海贼王》中的神话艺术思维(2008级冯超毕业论文,指导教师常立副教授)

[日期:2012-09-23] 来源:冯超 作者:冯超

 

  
 
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 2012)
 
    目:   《海贼王》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院:       人文学院                       
    业:       汉语言文学                     
学生姓名:     冯超       学号:    08010356     
指导教师:     常立       职称:    副教授      
合作导师:             职称:                   
完成时间:       2012      4    25        
    绩:                                      


 
    
 


《海贼王》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人文学院 汉语言文学 冯超(08010356
指导老师:常立(副教授)
 摘要:神话与文学作品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从原初人类探索世界的方法逐渐演变成一种重要的艺术思维影响着文学作品的创作。动漫作为一种新的文学形式在世界各地兴起,而这之中,日本动漫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一定的影响力,《海贼王》就是其中的优秀作品之一。在其人物塑造、故事情节和场景设置中,《海贼王》里有着大量的神话元素,同时也受到了神话诸多特征的影响,形成了独特的神话艺术思维。
关键词:《海贼王》;神话艺术思维;人物塑造;故事情节;场景设置
 
The myth art thinking of One Piece
FENG Chao   DirectorCHANG Li
(College of Humanities, Zhejiang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There is a very close connection between myth and literature, starting from the most primitive human beings to explore the world method gradually evolved into an important art thinking influence on literary creation. Animation as a new literary style, in the rise all over the world and this, Japanese animation in the world has made a certain influence One Piece is one of the best works of. In its characters, storyline and setting the scene, One Piece has a large number of elements of the myth, but also by the myth of many characteristics, forming a unique mythology and art thinking.
Key WordsOne Piece; the myth artistic thinking; characterization; storyline; scene settings
 
前言
神话,就其外显形式而言,是原始时代人类最早的综合性的文化创造。就其内显形式来说则是原始人类的意识形态。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在创造丰富的物质文化的同时,也创造了丰富的精神文化。原始神话反映的其实就是整个人类的原始世界,但这种反映不是直线的、原样的,而是曲折的、幻化的。神话从出现到成熟有一个很长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神话与文学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因为在原始社会人类对世界的探索和认识是十分有限的,所以产生于当时的神话有着一定的夸张性和神秘性,而伴随着人类认识世界的加深,那些最初看上去十分不解的事物逐渐被人们所理解和接受。此时,神话的发展就迫切需要新的元素去充实,来保持其神秘的色彩,也就使得神话的本身是极具戏剧性的。而文学作品正需要这样的戏剧性的题材和创作来吸引人的关注。
神话的基本特征的归类方面有以下几点重要的体现:原始性、宗教性、非理性和综合性,同时对于神话的美学特征,也进行了相应的阐释,具体则体现在,神话的叙事性、形象性,神话的想象与幻想,以及神话的象征和夸张。那么通过对以上的神话相关特征和特点的归纳和分析,神话具有其独特的原始性,这种原始性体现在神话产生过程中的原始初民的影响,即当时对于周边世界的未知。同时这种未知所带来的对于人类本身和世界的探索又具有了一种独特的想象性和幻想性,形成了一种比较鲜明的神话艺术思维:夸张的人物形象的设定,曲折的充满冒险主义和奇幻色彩的故事情节,独具特色的场景设置。
日本动漫以对比鲜明的画面,个性化、多姿多彩的图像,以及鲜明的角色性格为特色。故事通常有着各种不同的故事背景,针对较大范围的观众群,而大部分的日本动漫中所假设的时代和故事背景往往都是虚拟的,在其所构建的虚拟世界中,大量的奇幻元素的出现为其故事的展开提供了一个奇特的背景,同样,在塑造新的奇幻故事的同时,从中也能看到神话艺术思维对这些作品的影响。在众多的此类作品中,《海贼王》在千禧年后,取得了较大的艺术成就,深受读者喜爱,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很大的影响。
海贼王》描述男主角“蒙其·D·路飞”为了当上“海贼王”而踏上“伟大航道”及与其伙伴的经历。传说中“海贼王”哥尔·D·罗杰在死前说出他留下了具有财富、名声、力量世界第一的宝藏“One Piece”,许多人为了争夺“One Piece”,争相出海,许多海贼开始树立霸权,而形成了“大海贼时代”。十年后,路飞为了要实现与因救他而断臂的香克斯的约定而出海,在遥远的路途上找寻着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进入“伟大航道”,目标当上“海贼王”。《海贼王》以其独特的画风,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故事,夸张的表现方式以及人物动态,演绎了一名少年海盗爱与梦想的冒险之旅。《海贼王》一开始在日本《周刊少年JUMP》杂志出刊,1997年连载至今,2004年11月,《海贼王》漫画单行本累计发行量突破亿册大关,2010年,《海贼王》漫画单行本总销量在日本本土突破2亿册,在众多国家的读者排行榜上,《海贼王》基本都是排名前三甲的作品。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其可取之处必定是非常多的,本文试从神话艺术思维角度对其展开进一步的研究。
一、主题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不管是何种体裁的文学作品,都有其创作背后的主题。日本的动漫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某种程度上就得归功于它在作品主题方面发展出了一套适应大众文艺需要的系列主题。童年时候的我们对于这个世界都抱着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而对于那些未知的事物,在迫不及待的想得知其庐山真面目的同时,又有着一丝奇妙的小幻想,对于这一点,某些我们费尽脑汁也想不出所以然的事物,就会给它增加一些神秘色彩,而日本动漫正是抓住了人们的这些特点,于是,神话和冒险就成了日本动画中常见的两大主题。日本动漫中的神话大部分是作者自己创造出来的,而这些神话即动画中的人物也就成了作者传递其话语的中介,通过这些人物,向读者揭示其本身的存在性,应该说海贼王在这一点上做得是十分到位的。我们在儿童年代时都有一种“神话”情怀,存在于意识的深处,像守护着一个重要的秘密一样,但是伴随着知识的积累和自己的成长,却又开始不断的质疑意识深处的那些秘密,直到最后不再相信,而这些天生的探索欲的丧失带来的更为悲哀的结果就是开始不再相信梦想。这可能就是“彼得潘”综合症的人不愿踏入成人社会的原因之一。日本的动画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于是,不仅深受儿童的喜爱,也吸引了无数成人的关注。那么,如何将一个新的甚至于有悖于传统的我们所熟知神话的故事抛给我们呢?主题的取材就成了一个关键点:
       神话式概念并不是从现成的“存在”世界中采撷而来的,它们并不是从确定的、经验的、实际的存在重蒸发出来……对于原始意识来说,它们呈现着某种整体性。概念的神话形式不是某种叠加在经验存在的某些确定成分之上的东西;相反,原初的“经验”本身及浸泡在神话的意象之中,并未神话氛围所笼罩。只有当人与这些形式生活在一起时,在这个意义上,才能说认识与其客体对象生活在一起的。只有当人让自己与其环境一同进入这种具有可塑性的中介,并在这个中介里彼此接触、彼此融合的时候,在这个意义上,才能说人向自己显示了实在,亦向实在显示了自己。[①]
《海贼王》的主题具有一定的神秘色彩,从而带给人一个光怪陆离的神话世界。《海贼王》所讲述的是一个少年海盗带领他的一群伙伴追寻梦想的故事,而他们所追求的梦想之中。One Piece本身所具有的巨大的吸引力和未知性,空缺的几百年历史的神秘性,四海之交景象的独特性,还有能囊括整个世界的海图的浩大和精细,这种种主题选取恰恰给作者独特的神话世界的设定提供了一种可能。
那么《海贼王》为何要展示给人们一个光怪陆离的神话世界呢?尼采曾说过“神话的光芒所到之处,人的生活就被照亮了,否则,就生活在黑暗之中”[②]。虽然,尼采的言论是有些夸张的,但是,通过塑造这样一个主题,加之以对于梦想的不懈坚持和探索未知世界的勇气,让读者在接受这样的作品的同时能够感受到与现实生活的巨大不同,从而来获取有别于现实世界的审美体验,通过这种体验来唤起对于生活的追求,可以说,这样的故事,这样的作品,的确是给人的生活带来了一些光亮。
以神话为主题也让作者能够将整个作品始终将其置之于一种战争的大环境下。“一般地说,战争情况中的冲突提供最适宜的史诗情境[③]。《海贼王》中的人物,每个人都是离不开战争的,因为寻找“One Piece”这一故事主线,就必将是一个争夺的过程。作品中目前最大的战争,应该就是解救火拳艾斯的战斗,而作者在这一场战斗中,十分巧妙的梳理了剧中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淋漓尽致的刻画人物的心理活动,比如说海军卡普中将对于处决自己孙子的不舍和对于维护正义的责任感;路飞为了解救哥哥内心的焦急以及自己能力不够的无奈;白胡子梦想未完的踌躇满志还有不得不为时代让步的痛苦和遗憾。应该说,战争使得动画中的人物显得更加真实和饱满;而对于人物刻画的鲜明独特,又从另一个方面推动了故事的发展。
除了神话这一大的主题故事背景,《海贼王》较为明显的两大主题就是“寻宝”和“冒险”。而“寻宝”和“冒险”恰恰是神话故事中最常见的两种元素,大部分寻宝主题似乎都在透漏着这样的一个观念:要是个人自己的能力没有得到足够的开发和挖掘,即使能够得到再多宝物也是徒劳无功的;真正能改变人的宝物,就是对于自身的充分认识和在此认识的基础上的自我成长。这种充满个人精神的观念,在《海贼王》中,表现的十分明显,似乎是一个经典的寻宝故事:全剧以路飞立志成为海贼王和找到前代海贼王藏在“One Piece”岛上的宝藏作为情节主线。但随着故事的展开,虽然故事情节几乎都与寻宝有关,但宝藏究竟落于何处、究竟价值几何,其实并不是路飞等人感兴趣的事情,在他们的心中,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梦想的究极“One Piece”。作者在“寻宝”和“冒险”这样的主题背景下,在路飞的海盗船上,给每一位主人公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追求和愿景:路飞立志要当海贼王,索隆要完成儿时对伙伴许下的诺言,乌索普要成为像爸爸那样的勇敢的海上战士,娜美要亲手画出属于自己的航海图,山治要找到所有厨师梦想中的“ALL BLUE”,乔巴要继承医生的遗志,弗兰克要乘上自己造的船环游世界,布鲁克要回去兑现和鲸鱼拉布的承诺,罗宾要追随族人的脚步找到历史的真相。这些已然构成了船上伙伴们心中最大的宝藏,而这本身就又是个探寻的过程。
围绕着“One Piece”的争夺而展开的故事是《海贼王》最为基本的主题,在展开这一主题的过程中,作者设置了大量的具有神秘色彩和充满未知性的信息,这些信息是需要读者伴随故事的展开通过自己的想象去揣摩的,而作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在透漏出大量的倾向于某种结果信息后,峰回路转,给出一种读者觉得匪夷所思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却又能拍手称赞的结局。而神话主题所带来的想象性和幻想性为这种匠心独运的处理方法提供了一个空间。
二、人物塑造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一)人物原型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海贼王》的人物形象在取材的过程中,十分注重其本身的神秘色彩,在大量的神话的基础上营造一个新的神话世界。其中的反派人物,马歇尔·D·蒂奇,原型就来自于那个曾经在大西洋沿岸叱咤风云,令英国皇家海军头疼不已的黑胡子,爱德华·蒂奇,这位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海盗,曾在加勒比海一带为所欲为,同时也留下了许多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海贼王》的作者同样把这样一个人物带到了其创作的虚拟世界中,无形之中就给自己的作品添加了一丝传奇色彩,这种传奇色彩也就加深了对于人物的认同感。深受路飞和乌索普所崇拜的两个巨人战士东利和布洛基,一个长脸长胡子,一个宽脸络腮胡,爽朗的笑声和无所畏惧的战斗之心,取材于我国三国时期的名将关羽和张飞,读者在感受这两个巨人展示争斗的同时,也就会情不自禁的联想起这两位原型所处的英雄辈出的年代和那些散落在民间的关于他们的传说;另外王下七武海之一的鹰眼,拥有着优雅的气质和高贵的剑术,尤其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其本身的沉着冷静还有时不时的冷幽默,就是以民间的超级英雄佐罗为原型的,而佐罗的故事在欧洲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也多次出现在其他文学作品中,其本身经历的传奇性也就赋予了这样一个人物丰富履历和长久的生命力。空岛的神艾尼路,一个拥有闪电果实能力的统治者,能够驾驭闪电对人进行惩罚,同时又是又身处于高高在上的空岛,人物的取材显而易见的来源于宙斯和挪威一带的有着广泛影响力的奥丁的结合。虽然这些民间故事并不是神话传说,但这些民间故事也是深受神话故事的影响的,同样有着神话故事的某些特点,而这些民间传说以及神话故事对于《海贼王》创作过程中的人物取材的影响,也正是《海贼王》之所以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一定影响的原因之一,因为这样的人物取材是涉及到世界范围内的神话故事的,所以也就让更大范围内的读者,尤其是那些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广为流传的所在地的读者,有了更好的文化认同感。
(二)人物形象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海贼王》中的人物塑造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个别的人物对应具体的神话故事,而且还有一部分人物的创作是以某个地域的共同的神话文化为基础的,在塑造这些涉及到较大范围内的神话文化时,《海贼王》的作者进行了一定的加工,但是从其人物形象的角度去分析,不难看出,《海贼王》的人物形象有着浓厚的神话色彩。神话文化包含着众多的内容,其中动物神话又占了很大的比例。
从起源上说,动物神话是人类采集和渔猎时代的产物,动物是当时人类的主要生活来源。这时人类的思维尚处于混沌或半混沌的状态,与自然界尚未完全分开,尚没有种属区别的概念。在这种情况下对自然界的崇拜和人与自然物的混同是必然的,这就是产生动物创造神话、变形神话和人与动物婚配神话的思想认识基础。
这里北方可以泛指北半球,特别是北美、北欧、北亚。这些地方在古代先民生活中,熊一直起着重要作用,它在民信、民俗和神话中都有广泛的反映,可以说存在着一种熊文化。[④]
通过以上的论述,熊文化是广泛存在与北半球和北方的。不过,在我国的古神话中,关于熊的事迹似乎不多。这一可以看出熊文化的存在是何其生存和生活的环境有着很大的联系的。关于熊的神话流传较多的地区还是北欧,因为那里的气候十分的干冷,同时熊曾经广泛活跃于这些地区,直至今日,北极熊仍然是北极圈生物链上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些关于熊的神话所传达出来的信息有着两个较为明显的特点,即其中的熊具有强壮的身形和令人恐怖的力量,同时还具有人类的智慧,但这些智慧的取得往往是后天形成的,是在某种外力因素的影响下所取得的。
在《海贼王》中,有一个人物的形象就来源于关于熊的神话,那就是,王下七武海之一的巴索洛米·熊,巴索洛米·熊是海军的科学家研究出来的机器人,但其形象却具有显著的人的特点,只不过有着比人更为庞大的身躯,同时也具有强大的力量,其能力还包括吸收和转移伤害,以及对力量的完美控制。另外,不管是在炎热的香波地群岛还是海军总部,抑或是起义军的沙漠营地,他始终穿着厚厚的如毛皮般的衣裤,戴着一顶棉质的帽子,而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观众和读者面前,再加之其自己所具备的能力,除了名字中有“熊”之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直立的有着超凡智慧的类人化的熊。应该说,熊的神话对《海贼王》的作者创造巴索洛米·熊这个人物形象是有着很大的影响的,那么这也就为《海贼王》在挪威和芬兰一带受到喜爱提供了可供研究的方面。
同时神话中的神灵形象有着以下几个阶段的演变轨迹:人的拟兽化、兽的拟人化和完全人格化。在这一方面《海贼王》的作者在设定人物形象的过程中,通过“恶魔果实”这样一种能够改变人和动物能力和想象的元素加入,使得《海贼王》的人物形象同神话的人物形象表现出来的诸多特点相吻合了。在《海贼王》中,恶魔果实分为三类:动物系果实、自然系果实和超人系果实。动物系果实能使吞下果实的人拥有果实相应的动物的形象和能力,这种怪诞的变形所表现出来的显著特征就是人的拟兽化,因为拥有动物系果实能力的人不但形象上能够幻化成动物,同时性格上也与其所能幻化的动物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兽的拟人化,在路飞的海贼团中的主要成员,船医乔巴身上体现的一览无余。乔巴原本是一直驯鹿,机缘巧合之下吞食了“人人果实”,一颗能让动物拥有人类的行动和思维的果实,但乔巴身上也保留着驯鹿的一些影子,同时作者还着重描述了乔巴吞下果实后受到驯鹿群的排挤和人类社会的追捕,成为了世界的边缘人一族,也能够引起读者对其他物种的关注,从而意识到我们所处的生存空间是众多物种共同拥有的。完全人格化在自然系果实和超人系果实的身上有着比较明显的体现,因为拥有这两种果实的人在《海贼王》所塑造的虚拟世界中可以称得上是最强的存在,得到巨大能力的同时却不需要改变自己的人类形象,还能够随心所欲的驾驭自然的力量,与神话演变过程中神灵形象的完全人格化也就不谋而合了。
人物形象所具有的独特的怪诞和夸张的造型,让《海贼王》在人物塑造上能够更好的吸引作者的眼球,同时,也能够让人感觉到作者对于其他物种,尤其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边缘人群的关注和解读,因为这种变形和夸张让《海贼王》的人物能够代表众多的形象,但却又不失其合理性,这种不失合理性的原因就是因为对于神话艺术思维的借鉴和运用。在塑造了独特的人物形象后,在故事情节上,作者创作的过程中也体现出了一定的神话艺术思维。
三、故事情节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一)故事背景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海贼王》的故事的主要背景就是路飞带领其伙伴一起追寻自己童年梦想的故事,在追寻的过程中,围绕着路飞和其伙伴同样有着分段的故事结构。就路飞的经历而言,伴随着在海贼世界的扬名立万,他的身世之谜也一步步揭开,但读者会发现,自己看到的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一角,大量的信息作者处理的十分隐晦,路飞的父亲是世界政府最大的通缉犯,是革命军的领袖;路飞的爷爷是曾经把真正的海贼王哥尔·D·罗杰逼上绝路的海军中将,正是因为路飞这样一种和《海贼王》中的虚拟世界几股重要的力量都有着莫大的联系的身世,赋予了路飞独特的人生经历和鲜明的人物性格,而这种经历和性格与围绕着路飞展开的极具夸张和想象力的冒险故事又是密切相关的,这里所折射出来的人物自身及其家族的传奇性与神话中的与神话的象征和夸张是息息相关的;罗宾的家族因为研究失落的历史而被海军所抹杀,直到罗宾真面目被路飞一伙所知晓后,罗宾才真正的登上海贼船,而神话中存在着大量的客观历史因素,另外在认识能力有限的基础上,古人很容易把神话当作真实的历史,而围绕罗宾所展开的故事主要就是对于失落的历史的研究,她的族人所受到的迫害和罗宾因为自己履行家族使命所经历的种种坎坷,为那段被探寻的历史增加了诸多的神秘色彩,同时更像是一部待人去发现和解答的宏大史诗。神话的创作者和继承者大部分都不会去质疑神话内容的真实性,在他们看来,神话讲述的历史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那么作者给罗宾这样一个路飞船上的主要成员,同样还是一名历史学家一段对于失落的历史真相的研究的故事设定,为其通过《海贼王》而营造一个新的虚拟的神话世界通过了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海贼王》中,凡是和草帽海贼团有关系的人物,大都有着十分浓烈的传奇色彩,围绕着整个对于“One Piece”展开的争夺,作者也在逐步向观众揭示着与每个人物相关的可能改变其命运的故事,正是因为这种背景下的传奇色彩和未知性的加入,才能够让观众和读者一直有一种想一探究竟的欲望,从而保持其作品长久的文学魅力。
(二)故事发展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海贼王》的故事在展开的过程中,作者是十分注意将变形和夸张这样的神话元素加入其中的。在营救罗宾的故事展开的过程中,作者把其中推动故事向高潮发展的部分放在了一列奔驰在海上的列车上,在现在人类被拥挤不堪的地面交通所困扰的同时,能够出现一种在海上行走的列车,可以说给人的感觉就是神话故事中存在的事物。而且,作者还通过这样一架列车成功的将前任海贼王的海盗船的制造者展示在观众和读者面前。另外,这次战斗中起到十分关键作用的梅里号的船精灵也再一次出现,可以说,正是海上列车和船精灵这样的神话中才会出现的物件,给这一段的故事展开增添了很大的亮点,也使得这段故事成为《海贼王》战斗中十分经典的一场。
在故事展开的过程中,作者还加入了一些区域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在里面。在世界范围内,近海的民族都有着一定的关于幽灵船的神话传说。《海贼王》这样一部作品当然不会遗漏如此具有悬念和神话色彩的情节,而且作者还将这个情节放在目前《海贼王》最高潮的一段故事:解救艾斯之前,整个情节先是让读者置身于一种恐怖和悬念重重的情境之中,然后在紧接波澜壮阔的战斗场景。让读者的感受始终处于一种比较紧迫的环境下,拨开重重迷雾之前的幽灵船,吃了黄泉果实的会说话的骷髅的布鲁克,使得整段故事置之于一种诡秘的氛围之中,给观众造成胆小莫入的感觉后,又来了一个大回旋,在最后提出了合理的解释,是因为巨大的海贼船被阴云所笼罩,不得天日的环境下又存在着一个操控影子的王下七武海,一切就又显得那么顺利成章了,这就是很多神话的经典模式,在人云亦云的传说中,会有一种力量去拨开层层迷雾把事物的本质揭示出来。
怪诞、独特的人物形象和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故事取材,伴随故事发生和展开的神话元素的加入,让《海贼王》所描绘的围绕争夺“One Piece”的虚拟世界在读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崭新的神话世界,而路飞的草帽海贼团的历险故事同样也成为了一段留在读者心中的不朽的神话传说,而能够产生这样的影响除了在人物和故事情节这两个方面外,还有一点就是《海贼王》独特的场景设置。
四、场景设置中的神话艺术思维
《海贼王》的故事是围绕着海洋展开的,这样作者也就能够更好的设定一些独具特色的场景。在神话故事和神话传说中,蛮荒的未经开垦的土体和非常规的超出现实世界的场景是比比皆是的。正是这些独特的场景给神话增添了一些非理性的原始色彩,同样也让神话显得更为夸张、更加吸引人。《海贼王》的作者在围绕海洋的场景设置中,也体现出了一种非常规的、极具想象和幻想的场景。比如说,守候在红土大陆入口的鲸鱼拉布,它的巨大的胃大到了梅里号能够在其中进行一番冒险。同时,作者在构建海洋周边的岛屿和环境时,允许极端的区域气候和地形存在,这样就造就了伟大航路的后半段,即新世界,一个支离破碎的地域环境,狂风暴雨和万里无云能够并存的岛屿。
在世界各地众多的神话传说中,关于天空的神话和信仰以及图腾崇拜是广泛存在的,《海贼王》的作者也设置了空岛这样一个场景。空岛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岛屿,四周是一片云海,而这片云海拥有着和大海一样的力量,船只能够在上面航行,由于海水运动的原因,地面上一块原本十分富饶的土地被冲到了空中,而能够居住在这片土地上最高统治者则被称为是“神”。中国的道教神话中的玉皇大帝就很符合《海贼王》的空岛中“神”这一最高的统治者的形象,同样基督教和佛教中的天堂和极乐世界也大致都有着这样的特征,人类自从诞生开始认识世界的时候就有征服天空的欲望,而这些在最早的神话中也都是有所提及的。作者在这里对于空岛的场景设置可谓是融合了众多的神话元素,这里的居民背上有着一对小翅膀,很容易就让人想到西方神话中的天使;而“神”艾尼路其实是一个吃了“雷雷果实”能够控制雷电的恶魔果实能力者,但是他把自己这种能力自诩为“天罚”,又让人想到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雷公。空岛这一场景的设置,唤起了众多的读者对于本民族、本地区的天空神话和宗教神话的回忆,也让路飞的海贼团的故事不仅仅局限于海洋上,同时也能满足读者对于征服天空的欲望。
在各地和各民族的神话传说中,对于人类死亡后的归宿地,都有着各自的解读。同时,名称上也是各不相同:“阴曹地府”“地狱”“极乐世界”,等等。归结起来就是关于冥界的神话传说。这些传说具有一定的共同特征:即作恶之人死后必定受到惩罚,而且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惩罚。《海贼王》中也有这样一个场景:深海大监狱。这个有着严密的防御设施的大监狱里面关着曾经臭名昭著的凶狠之徒和与世界政府为敌的海贼们,深海大监狱被称作是犯人不可能逃出的地方,一共有六层:地下一楼,红莲监狱,这一层的地面上遍布着刺人的荆棘;地下二楼,魔兽监狱,这一层关着拥有夸张的战斗力的魔兽;地下三楼,饥饿监狱,这一层的犯人忍受着饥饿的折磨和因此而出现的幻觉;地下四楼,灼热监狱,常人不能忍受的高温;地下五楼,极寒监狱,与上一层截然相反的严寒;地下六楼,无限地狱,这一层的犯人领受了上面所有的痛苦和折磨,而且被打入这一层的犯人只会终死狱中,一辈子难以翻身。这里的种种形象,让人第一反应就是联想到令人恐怖的冥界,虽然是建造于海洋中,但却是一层层向地下深入的。神话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些民族,多数是海洋和海岛上的民族,不把冥界放在地下,而是放在遥远的海岛上。南太平洋的汤加岛人就认为冥界位于波洛图岛,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作为一部日本动漫中这一近似于冥界的大监狱为何位于海洋上了。作者融合了世界各地关于冥界的神话传说,设置了《海贼王》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深海大监狱。
在场景设置中,非常规、超乎想象的大量场景的出现,为《海贼王》的故事展开和人物经历提供了众多独特的环境和情景,同时也让极具特色的人物展开充满传奇的冒险故事变得更加引人入胜。
结语
原始的神话并不是文学,而是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程,神话逐渐从一种原始初民认识世界的方法而演变成为一种文学作品,并且深受人们的喜爱和追捧。新时期的影视文学作品有很多都是根据神话故事所改编的,《海贼王》虽然不是改编于神话故事,但是在其人物塑造、故事情节和场景设置中有着诸多的神话文化的元素,这些神话文化元素的加入让《海贼王》形成了一定的神话艺术思维:夸张的人物形象的设定,曲折的充满冒险主义和奇幻色彩的故事情节,独具特色的场景设置。这种神话艺术思维使得《海贼王》所塑造的虚拟世界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时候,俨然变成了一个新的神话故事,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魅力,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读者的认可。


参考文献
[1]卡西尔.语言与神话[M].北京:三联书店,1988.37-38.
[2]尼采.哲学与真理著[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3.158.
[3]黑格尔.美学[M].北京:商务出版社,1981.107.
[4]鲁刚.文化神话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237.
[5]陈奇佳.日本动漫艺术概论[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6.50-64.
[6]闻一多.神话与诗[M].天津:古籍出版社,2008.30-70.
[7]魏庆征.外国神话传说大词典[M] .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8.150-160.
[8]何鹏.北欧神话[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9.
[9]陈姝波,刘珩译.古代北欧的传奇故事-北欧海盗及日耳曼神话[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
[10]李炯才.日本:神话与现实[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8.
[11]王增永.神话学概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①]卡西尔:《语言与神话》,北京:三联书店,1988年版,第37-38页。.
[②]尼采:《哲学与真理著》,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3年版,第158页。
[③]黑格尔:《美学》,北京:商务出版社,1981年版,第107页。
[④]鲁刚:《文化神话学》,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237页。
录入:系统管理员 | 阅读: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