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张爱玲小说的服饰研究(2008级单诗杰毕业论文,指导教师吴翔宇副教授)

[日期:2012-09-23] 来源:单诗杰 作者:单诗杰

 

 
 
 
  
 
本科毕业论文
( 2012)
 
 
    目:        张爱玲小说的服饰研究        
    院:             人文学院                
    业:            汉语言文学               
学生姓名:    单诗杰   学号:    08010107      
指导教师:    吴翔宇   职称:     副教授       
合作导师:             职称:                  
完成时间:      2012      5    5        
    绩:                                      
 
 
 
 
 
    
 
 
 
 
 
 
 
 
 
 
 
 


张爱玲小说的服饰研究
人文学院 汉语言文学 单诗杰(08010107
指导老师:吴翔宇(副教授)
摘要童年的影响、家庭的熏陶使张爱玲有很深的“服饰情结”,这种恋衣情绪在她的作品中深有体现。张爱玲的作品中有大量的丰富的服饰书写,这些服饰描写具有一定的规律,并且与现实世界的流行服饰、社会环境交相呼应。服饰书写在文本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在体现人物性格特点、展现人物身份地位、表现人物命运变化以及象征隐含意义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张爱玲;服饰;流行时尚;精神表征
 
Dress Research of ZHANG Ai-ling's Novels
SHAN Shi-jie    DirectorWU Xiang-yu
(College of Humanities,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Zhejiang Normal University )
Abstract:The influence of childhood and the edification of the family makes Zhang Ai-ling a very deep "dress complex".This kind of love garment mood in her works has deep reflection. There is a very meticulous and rich clothing writing in Zhang Ai-ling's novels. The clothes description has most regularity. In addition, the clothes description in Zhang Ai-ling's novels also echoes the real world fashion and the social environment.Dress written in the text to play an important role.Reflect the character features, to show the character status, showing the fate of the characters change and symbolic implications of great significance.
 
前言
张爱玲,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朵“奇葩”,不仅她的文学作品“传奇”,她的人生经历本身就是一个“传奇”。张爱玲的《金锁记》被誉为“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她的作品以苍凉的基调,透视人性的深刻被广大读者所喜爱。张爱玲的小说作品中有非常细致丰富的服饰书写,阅读张爱玲的作品,就像参加了一场盛大的民国时装秀,精彩纷呈,目不暇接。本文将从三个方面对张爱玲小说中的服饰书写进行详细论述。
 
 
一、服饰情结溯源
(一)家族影响
    张爱玲一个显赫的家世。张爱玲的祖父是晚清士大夫“清流党”的重要人物张佩纶,祖母是晚清“中兴第一名臣”李鸿章的女儿李菊耦。张爱玲的母亲一系也是世家大族,母亲黄素琼是南京黄军门的女儿,黄军门的父亲黄冀生是曾国藩部下的“湘军”宿将,是首任长江水师提督。即便是后母一系的孙家也是家世显贵,后母孙用蕃的父亲孙宝琦曾任北洋政府国务总理。
到了张爱玲父亲这一代,清朝的统治被推翻,世家大族渐渐没落,已不复往昔的繁华显贵。然而毕竟是名门之后,贵族出身,即便慢慢衰落,余势仍在。吃穿用度即使不是奢华无度,也必然考究精致。张爱玲的父亲张廷重过着仿佛与世隔绝的生活,在自家做着不愿醒的清朝遗梦。张爱玲就曾经在文章中这样提起过她童年的记忆:“家里很热闹,时常有宴会,叫条子。我躲在帘子背后偷看,尤其注意同坐在一张沙发椅上的十六七岁的两姊妹,打着前刘海,穿着一样的玉色袄裤,雪白的偎倚着,像生在一起似的。”[]可见在张爱玲童年的时候,家里也是颇为热闹的,各种娱乐活动和聚会只多不少。这样的家庭环境一直影响着张爱玲,很多童年时的记忆一直留在张爱玲的脑海里,并且在以后的生活和创作中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而在童年生活中,对张爱玲影响最大的要数她的母亲。张爱玲的母亲是一个受过新式教育,带着一些洋派作风的新时代女性,穿着时髦,并且很喜欢做衣服。张爱玲在《童言无忌》中提起过:“因为我母亲爱做衣服,我父亲曾经咕噜过:‘一个人又不是衣裳架子!’我最初的回忆之一是我母亲立在镜子跟前,在绿短袄上别上翡翠胸针,我在旁边仰脸看着,羡慕万分,自己简直等不及长大。我说过:‘八岁我要梳爱司头,十岁我要穿高跟鞋,十六岁我可以吃粽子汤团,吃一切难于消化的东西。’越是性急,越觉得日子太长。”[]童年的那一幕被张爱玲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母亲穿着葱绿色绸袄,正往胸襟上别翡翠胸针,小爱玲在旁边羡慕地看着,并且发出了“八岁我要梳爱司头,十岁我要穿高跟鞋,十六岁我可以吃粽子汤团,吃一切难于消化的东西”的宏愿,甚至在以后的人生中还非常坚持这个愿望:“我要比林语堂还出风头,我要穿最别致的衣服,周游世界,在上海自己有房子,过一种干脆利落的生活”[],可见母亲和那些漂亮的衣服在小爱玲心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二)心理补偿
童年的张爱玲对母亲是非常喜爱和依赖的,然而不幸的是,张爱玲的母亲与父亲不和,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远渡重洋了,家里来了一位继母。这位继母在过门之前听说自己和张爱玲的身材差不多,就从家里带了两箱子旧衣过来给她穿。这位继母说她的旗袍“料子都很好的”,但是事实上有些衣服的领口都磨破了。张爱玲当时只有两件蓝布大褂是她自己的。
张爱玲从小就喜欢漂亮衣服,一直期望着每天都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然而继母这一举动正好违背了张爱玲的愿望。不要说衣服已经有些破旧磨损,就算衣服真的料子很好并且完好无损,但也过时了,而且不合身。张爱玲在被称为贵族化的教会女校上学,同学的衣服都是精美华丽的,她却只能穿继母“领口都磨破了”的旧衣,确实非常难堪。他们学校一度酝酿着要制定校服,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虽然张爱玲始终不置一词,心里却非常渴望能有校服,也像别的女学生一样可以穿白衬衫、藏青十字交叉背带裙,而且可以不再穿继母的旧衣。结果非常令张爱玲失望,学校当局没通过,就此作罢了。
一直穿着继母旧衣这件事对张爱玲的影响很大,她曾这样提起过“有一个时期在继母治下生活着,拣她穿剩的衣服穿,永远不能忘记一件黯红的薄棉袍,碎牛肉的颜色,穿不完地穿着,就像浑身都生了冻疮;冬天已经过去了,还留着冻疮的疤——是那样的憎恶与羞耻。”[]可见那些旧的难堪的衣裳在张爱玲的心里留下了多么深的阴影,也影响了小爱玲的性格,变得孤僻、自卑,在中学期间连朋友都很少交往。而且这是一个长久的一生的影响,以至于成年后的张爱玲经常提起这段往事,而张爱玲喜欢自己做衣服和喜穿“奇装异服”恐怕都与这段“童年阴影”不无关系。
(三)奇装炫人
成年后的张爱玲非常喜欢穿“奇装异服”,对此,当时还颇引起了一番争议。有人持不赞同的态度,认为一个文人应“严装正服”,不应如此开放自由;有人持赞赏的态度,认为张爱玲的服饰很是特别,并且与人无碍。从当时老阁的一篇小文可以看出张爱玲服饰的特别:“昨天遇到某女士,我便告诉她,张爱玲还没见过,也可算是一件憾事。她笑着说,你要认识张小姐,并非一件难事,如果在一个集会中,你知道张小姐也参与其内,那你不必经人介绍,便可看出哪位是张小姐,因为她的衣着,很是特别,与众不同,可以称得上奇装异服,十分引人注目。有的像宫装,有的像戏服,有的简直像道袍,五花八门,独一无二。”[]
张爱玲的弟弟张子静也在文章《我的姊姊张爱玲》中描述过张爱玲衣着的特别:“她的脾气就是喜欢特别:随便什么事情总爱跟别人两样一点。就拿衣裳来说罢,她顶喜欢穿古怪样子的,记得三年前她从香港回来,我去看她,她穿着一件矮领子的布旗袍,大红颜色的底子,上面印着一朵一朵蓝的白的大花,两边都没有纽扣,是跟外国衣裳一样钻进去穿的,领子真矮,可以说没有,在领子下面打着一个结子,袖子短到肩膀,长度只到膝盖。”[]当时张子静还非常惊讶地询问姐姐张爱玲这难道是最新样式的衣服,张爱玲却只是平淡地说他少见多怪。还有一次,张爱玲的一位朋友的哥哥婚礼,她穿了一套前清老样子绣花的袄裤去道喜,满座的宾客为之惊奇不止,可见张爱玲多喜欢穿“奇装异服”。
除了喜欢穿新奇而漂亮的衣服,张爱玲也很喜欢自己做衣服。在香港大学读书的时候,因为成绩优异而连获两次奖学金,获得奖学金后张爱玲就迫不及待地自己动手做起衣服来。张爱玲一度还与好友炎樱谋划着做时装设计,还郑重其事地登出过广告。张爱玲对服饰很有研究,写过一篇名为《更衣记》的文章,对自满清三百年来的服饰变化进行了详尽地描述,让人不得不佩服她对服饰的了解和眼光的独到。
二、服饰现象与流行时尚
    在张爱玲的小说里,可以找到大量的服饰描写,尤其是对女性的服饰描写,可谓非常精细。对此,夏志清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张爱玲在《传奇》里所描写的世界,上起清末,下迄中日战争;这世界里面的房屋、家具、服饰等等,都整齐而完备。她的视觉的想象,有时候可以达到济慈那样华丽的程度。至少她的女角所穿的衣服,差不多每个人都经她详细描写。自从《红楼梦》以来,中国小说恐怕还没有一部对闺阁下过这样一番写实的工夫。”[]
    服饰的细致描写,是张爱玲小说的特别之处,也是一大亮点,提供给读者很多隐藏信息。下面两表是张爱玲小说中主要女性人物服饰颜色与面料的出现情况:
                                                                                                        
    颜色
人物
绿
沉香屑
第一炉香
葛薇龙
 
 
 
 
磁青
太太
 
 
 
鹦哥绿
 
沉香屑
第二炉香
愫 细
 
 
 
 
茉莉香片
言丹朱
 
 
 
翡翠绿
 
心经
许小寒
朱漆红
 
 
 
 
倾城之恋
白流苏
 
 
 
 
 
金锁记
曹七巧
银红
 
 
 
佛青
姜长安
 
 
 
苹果绿
藏青
封锁
吴翠远
 
 
 
 
 
琉璃瓦
静 静
 
泥金
 
 
曲 曲
 
 
 
 
 
心 心
 
 
 
 
 
年青的时候
沁西亚
 
 
 
 
 
花凋
郑川娥
 
 
 
 
 
鸿鸾禧
邱玉清
 
 
 
 
 
四美
粉红
 
 
 
 
红玫瑰与白玫瑰
王娇蕊
深粉红
 
 
绿
 
孟烟鹂
 
橙红
 
 
 
殷宝滟送花楼会
殷宝滟
 
 
 
 
 
太太
 
棕色
 
 
 
太太
 
 
 
淡绿
 
太太
 
 
 
 
 
桂花蒸
阿小悲秋
丁阿小
 
 
 
 
 
秀 琴
 
 
 
玉绿
 
留情
太太
玫瑰红
 
 
 
 
创世纪
潆珠
 
 
 
 
 
郁金香
金香
 
 
 
 
 
色戒
王佳芝
 
 
 
 
 
相见欢
太太
紫红
淡橙
杏黄
 
 
太太
 
 
 
 
菊叶青
浮花浪蕊
洛 贞
 
 
 
 
 
半生缘
顾曼桢
粉红
浅粉
 
 
淡绿
 
顾曼璐
 
 
 
苹果绿
 
石翠芝
深红
 
杏黄
豆绿
藏青
小艾
五太太
 
 
 
玉色
 
小 艾
 
 
 
 
 
五四遗事
密斯范
 
 
 
 
 
 
总计
9
5
2
10
6
                                                                                                        
    颜色
人物
沉香屑
第一炉香
葛薇龙
翠蓝
品蓝
 
 
 
 
太太
夜蓝
 
 
 
沉香屑
第二炉香
愫 细
 
 
 
茉莉香片
言丹朱
 
 
 
 
心经
许小寒
孔雀蓝
 
 
 
倾城之恋
白流苏
月白
 
 
 
 
金锁记
曹七巧
葱白
雪青
青灰
黑色
玄色
姜长安
 
 
 
玄色
封锁
吴翠远
深蓝
 
 
 
琉璃瓦
静 静
 
 
 
 
 
曲 曲
 
 
 
乳白
 
心 心
 
藕色
 
 
 
年青的时候
沁西亚
 
玫瑰紫
 
 
花凋
郑川娥
葱白
 
 
 
 
 
鸿鸾禧
邱玉清
 
 
 
银白
 
四美
 
 
 
 
 
红玫瑰与白玫瑰
王娇蕊
暗紫蓝
 
 
 
乌金
孟烟鹂
 
 
殷宝滟送花楼会
殷宝滟
 
 
青灰
 
 
太太
 
 
 
 
 
太太
 
 
 
 
 
太太
 
 
 
桂花蒸
阿小悲秋
丁阿小
 
 
 
秀 琴
 
 
 
 
留情
太太
 
黑紫
 
 
 
创世纪
潆珠
 
 
米色
郁金香
金香
淡蓝
暗紫
 
 
 
色戒
王佳芝
电蓝
 
 
 
 
相见欢
太太
 
 
 
 
太太
 
 
 
 
浮花浪蕊
洛 贞
 
铁灰
鱼肚白
 
半生缘
顾曼桢
深蓝
二蓝
 
淡灰
 
 
顾曼璐
 
深紫
 
 
黑色
石翠芝
翠蓝
 
 
 
 
小艾
五太太
 
 
银灰
小 艾
翠蓝
月白
蓝白
 
 
 
 
 
五四遗事
密斯范
 
雪青
 
 
总计
21
7
7
15
15
张爱玲小说中主要女性人物服饰颜色一览表2
 
 
 
面料
人物
布类
纱类
丝绸
锦缎
呢绒
皮草
沉香屑
第一炉香
葛薇龙
竹布
 
薄绸
织锦缎
绒线
 
太太
 
绉纱
 
 
 
 
沉香屑
第二炉香
愫 细
 
 
 
茉莉香片
言丹朱
 
 
 
绒线
天鹅绒
丝绒
 
心经
许小寒
 
花洋纱
 
 
 
 
倾城之恋
白流苏
 
蝉翼纱
 
 
 
 
金锁记
曹七巧
 
香云纱
实地纱
铁线纱
 
宫织缎
 
 
姜长安
 
乔琪纱
 
 
 
 
封锁
吴翠远
 
洋纱
 
 
 
 
琉璃瓦
静 静
 
 
 
 
青狐
曲 曲
 
 
冰纹绉
 
 
 
心 心
 
 
 
 
 
年青的
时候
沁西亚
 
 
 
绒线
 
花凋
郑川娥
 
 
 
 
鸿鸾禧
邱玉清
 
 
 
软缎
织锦
 
 
四美
 
蕾丝纱
乔琪纱
 
 
 
 
红玫瑰与白玫瑰
王娇蕊
沙笼布
乔琪纱
 
 
 
 
孟烟鹂
 
 
 
 
 
殷宝滟送花楼会
殷宝滟
 
 
 
 
细呢
 
太太
 
 
 
 
绒线
 
太太
 
 
 
 
充呢
 
太太
 
 
 
 
呢绒
 
桂花蒸
阿小悲秋
丁阿小
 
 
 
 
秀 琴
 
 
 
兔子呢
 
留情
太太
 
 
 
 
绒线
假紫羔
创世纪
潆珠
 
 
 
 
 
郁金香
金香
 
 
 
 
 
色戒
王佳芝
 
 
 
 
 
相见欢
太太
 
 
稀纺
织锦缎
呢子
 
太太
 
 
绸绉
摹本缎
薄呢
 
浮花浪蕊
洛 贞
 
 
织锦缎
法兰绒
线呢
 
半生缘
顾曼桢
竹布
 
夹绸
 
绒线
羊皮
顾曼璐
 
 
软缎
灯芯绒
骆驼毛
石翠芝
竹布
 
软缎
 
 
小艾
五太太
 
 
绉绸
 
丝绒
 
小 艾
土布
竹布
 
 
 
绒线
 
五四遗事
密斯范
 
 
华丝葛
 
 
 
 
总计
13
14
14
14
19
4
 
 
(一)服饰的书写规律
张爱玲在描写服饰时,很少会细细地描述一件衣饰的具体样子,而是以极简洁的语言概括其整体特征,且几乎所有的服饰描写都涉及到服饰的颜色和面料,比如《半生缘》中顾曼桢的蓝布罩袍,顾曼璐的苹果绿软缎长旗袍;《金锁记》中曹七巧的银红衫子、葱白线香滚、雪青闪蓝如意小脚裤子;《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王娇蕊的暗紫蓝乔其纱旗袍,孟烟鹂的灰地橙红条子的绸衫;《沉香屑·第一炉香》中葛薇龙的翠蓝竹布衫、磁青薄绸旗袍;《色戒》中王佳芝的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茉莉香片》中言丹朱的翡翠绿天鹅绒的斗篷;《倾城之恋》中白流苏的月白蝉翼纱旗袍;《花凋》中川娥的蓝布长衫;《封锁》中吴翠远的白洋纱旗袍;《等》中童太太的黑华丝葛薄棉对襟袄裤;《年青的时候》中神甫的平金缎子台毯一样的氅衣;《心经》中小寒的孔雀蓝衬衫与白裤子;《五四遗事》中罗先生的浅色熟罗长衫等等。这样描写既简洁又生动,不会因为过多的服饰描写而显得累赘,反而简明而有特点。
纵观张爱玲小说中服饰的颜色描写,囊括了红橙黄绿青蓝紫灰白黑十余种之多,可谓颜色之丰富。并且张爱玲很少用单一的色调来描写衣饰,除却较无变化的黑色和白色,其他颜色均会比较细致地分类,比如红色会细致地分为深红、粉红、紫红、玫瑰红、银红、朱漆红等等;蓝色会分为深蓝、二蓝、品蓝、翠蓝、暗紫蓝、孔雀蓝等等;绿色会分为鹦哥绿、翡翠绿、苹果绿、豆绿等等;就连灰色这种变化较少的颜色也会分为青灰、淡灰、银灰、铁灰等。用数据统计的方法来观察每种颜色的出现频率,如下柱状图所示:
 
 
 
 
 
 
 
 
 
 
 


 

从图表可以看出,绿、青、蓝、红、白、黑六色出现的频率相对较高。以冷暖色调划分,红橙黄紫属于暖色调,绿青蓝属于冷色调,灰白黑属于中间色调。从图表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张爱玲偏爱用冷色系以及中间色系的颜色,暖色系中偏爱用红色。
服饰的颜色往往是一种语言,不同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含义,给人以不同的感觉。暖色系给人温暖舒适的感觉:红色象征着热情、活泼、有朝气,红色视觉刺激强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黄色是柔和静美明亮的颜色,有很强的光明之感,让人心生向往;橙色温暖又明快,既有黄色的柔美,又兼具了红色的热情;紫色代表优雅、高贵和庄严,还有很强烈的神秘之感。而冷色系则给人低沉忧郁之感:蓝色是极端的冷色,恰好与红色相反,往往象征着宁静、忧郁、冷静、理智、孤独,不是有强烈的忧郁之感,就是会让人觉得理智而孤独;绿色虽是冷色调,但往往象征着新的希望,清新而明快,与大自然同色。中间色系也各有特点:灰色给人简洁朴素或者暗沉之感;白色代表纯洁,但有时也代表着极端的苍白;黑色庄严沉重,给人严肃霸气的感觉。
张爱玲写文章,喜欢用参差的对照的写法,使用颜色也同样如此。她喜欢用色彩浓烈对比鲜明的颜色,她说中国人从西洋学到了“对照”和“和谐”两条规矩,殊不知我们前人使用颜色正是参差的对照,“宝蓝配苹果绿,松花色配大红,葱绿配桃红”。[]因此大红大绿这样的“俗色”却很被张爱玲喜爱,而且被她运用得别有一番风情。
此外,张爱玲的小说背景大多为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或者香港,讲述那些满清遗老遗少的故事。作品的基调是苍凉的厚重的,那么绿青蓝这样的冷色系和黑色这样厚重的颜色正是作品基调所需要的。
另外一方面,张爱玲小说中服饰的面料也是经过她细致描写的,概括起来大致分为以下几类:布类、纱类、丝绸类、锦缎类、呢绒类和皮草类,用数据统计的方法统计每类面料的出现频率,如下柱状图所示: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呢绒类面料出现的频率最高,纱类、丝绸、锦缎次之,之后是布类,皮草最少。服饰的面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生活水平。呢绒面料质感强,手感柔软,性能上乘,但是不易打理,所以一般都用以制作礼服、西装和大衣这类正规高档的衣物。丝绸锦缎和纱类适合制作女性服装,轻薄柔软,透气贴身,而且质地上乘,高贵典雅。其中包括华丝葛、府绸、洋绉在内的面料都是比较昂贵的,普通人家无法接受。棉布类服装的穿戴就比较普遍,普通市民的服装也是以此为主。皮草通常都是富贵人家穿戴的,尤其狐皮,更加珍贵。
张爱玲笔下的故事大多数以上海和香港为背景,时间上是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五十年代左右,描写的多数为清廷覆亡下遗老遗少和受西方影响的新式家庭的生活。比如《金锁记》中的姜公馆就是典型的旧式大家族,虽然清朝的统治被推翻,旧上海的各方面深受西方影响,但姜公馆仍然是老式做派,遗老遗少依靠祖辈的财产过活。而《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振保,出洋留过学,在工厂实习过,在一家老牌子的外商染织公司做到很高的位置,他的太太是大学毕业,则是典型的新式生活。不论是旧式的大家族,还是追求新式生活的年轻一代,经济条件大多都可以维持在中等以上的水平,穿戴装扮都不会太差,就如统计数据所显示的,呢绒、丝绸、锦缎、纱类以及布类几乎平分秋色,是大多数人所穿戴的服饰的面料。
(二)服饰与流行时尚
    张爱玲出生于上海市麦根路,从小在上海生活。1939年持伦敦大学成绩单入读香港大学文科, 1942年夏张爱玲返回上海,直到赴美之前一直居住于上海。
张爱玲19435月在《紫罗兰》月刊上发表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之后几乎月月都有中短篇小说发表,19501月以笔名梁京在《亦报》上连载长篇小说《十八春》,可以说1943年至1950年是张爱玲创作的鼎盛时期,而这期间张爱玲一直生活于上海,并且在她人生的前三十年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上海生活,想必上海的生活环境、文化环境、社会环境都会对张爱玲的创作造成一定影响,并体现在她的作品中。
19世纪末,伴随着欧风东渐,自成一体的中国衣冠制度,服饰文化开始受到西方文明的冲击,逐渐与世界接轨,步履蹒跚地迈向近代。”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正是中国服装变革迅速发展的阶段,近代社会,尤其是辛亥革命之后的民国时期,服饰有了明显的变化。
上海素来被称为“十里洋场”,作为西化最早的地区之一,上海的服饰发展也是先人一步。上海滩上有一家非常有名的服装店名为荣昌祥呢绒西装店,由于老板王才运的经营得法,其事业蒸蒸日上,使这家原来只定制西服的单一商号,发展为同时兼营呢绒、零剪、批发以及与西服有关的饰物(如衬衫、领带、领结、领夹、大衣、皮鞋、礼服、礼帽等)的大型配套商场。而荣昌祥更为著名的是:20世纪20年代初的某一天,伟大的中国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来改做了一套衣服,就是后来人们所熟知的“中山装”,为荣昌祥服装店增添了无尚荣耀。上海滩上另外一家非常有名的服装店是鸿翔时装公司,鸿翔时装是一家以经营女装享誉盛名的服装公司,鸿翔时装设计的女装符合人们的审美心理,突显女性的形态之美,并不断推陈出新。宋庆龄女士曾亲笔题词“推陈出新,妙手天成”,“电影皇后”胡蝶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都对鸿翔的时装大加赞赏,可以说鸿翔时装引领着上海女子时装的潮流。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的流行服饰是什么样子的呢?有这样的描述:女子身上的衣服叫西式短大衣,围在她肤色白净好看的颈上的那层半透明的东西叫纱巾,是用印度丝绸制作而成的;而穿在她短大衣里面的上下连成一体的衣服则是旗袍。旗袍边上有银花边,还镶着滚条,两边开叉。[]这位女子的服饰就是鸿翔时装公司设计的女装,是短大衣与旗袍的组合,是当时上海流行的服饰款式之一。
当时的女子服饰主要有三种,分别是衣裙式服饰,即上衣下裙的穿着形式;连衫裙,即衣裙相连一体的服饰;以及旗袍,旗袍多为改良过后的新式旗袍。在当时的上海,大多数女性是常年穿旗袍的。夏季穿绸、纱等轻薄面料旗袍,春秋习惯在旗袍外面加毛衣或者外套,冬季气候寒冷,旗袍一般以衬绒和丝绵的为多,旗袍内穿较厚的长筒袜或者及膝的棉毛裤。而呢绒大衣也是冬季大多数人的选择,佩戴一条丝巾或者毛围巾,既保暖又时尚美观。
当时男子服饰主要有西服、长袍马褂和中山装,这时西装已经被众多人所接受,但长袍马褂依然是人们喜爱的服饰,徐国桢在《上海生活》记载:“上海社会上穿西服的男子很多,不过,大多是青年人,其中以各学校的学生、教师、公司洋行和各机关的办事员为主,老年人、商店中的店伙以及一般市民很少穿西服,所以上海的男子服装,虽以穿西装为时髦,但如以数量上来看,仍不及穿中装的人多。”[]可见西装与长袍马褂是当时男子的主要服饰,而从数量上来说仍然是长袍马褂占优势。
西装上衣,单排扣和双排扣同时流行,每个季节有不同厚度的西装供人们选择。而男性的中式服装细致说来有裤、褂、长袍、马褂。在上海,中装有一种非常奇特的穿法,与别地不同,即内穿裤褂必属浅色,如浅灰、月白;或是灰白带条纹的,以小纺或薄绒布居多。内外衣服浅深相衬,美观利落。内穿褂子的衣袖略长于外袖,能够挽于其上,浅色裤管摇动于长袍两边开襟之间,格外显得标致。[11]
张爱玲小说中的服饰描写可与上海流行服饰相对应。比如《金锁记》中姜季泽的浅白香云纱长衫,即男装中的长袍类;《封锁》中的吕宗桢的服饰描写:齐齐整整穿着西装戴着玳瑁边眼镜提着公事皮包,是典型的西装装束。女装,比如《金锁记》中曹七巧的一套服饰,白香云纱衫,黑裙子,就是上衣下裙式的穿着;而旗袍在张爱玲小说中的出现频率是非常高的,比如二蓝竹布旗袍、苹果绿软缎长旗袍、短袖夹绸旗袍、杏黄银花缎旗袍、豆绿软锻长旗袍、暗紫蓝乔其纱旗袍、磁青薄绸旗袍、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金晃晃的织锦缎旗袍、月白竹布旗袍等等;《茉莉香片》中言丹朱的某套装束就是典型的上海女子装扮:“在旗袍上加了一件长袖子的白纱外套”,即在旗袍外加一件外套。可见当时流行的服饰,与张爱玲小说中的服饰描写是交相呼应的。
三、服饰内涵及精神表征
(一)衣冠不整和严装正服——对照下的性格塑造
人们的穿衣风格往往与其性格特点相关联,比如为人严肃传统的人着装严谨得体,一丝不苟;为人洒脱随意的人着装就相对随意自然,追求舒适;性格豪放热情的人往往喜欢热烈奔放的着装风格和颜色;性格淡然安静的人比较喜欢颜色清淡样式简单的衣服。在张爱玲的小说中,几乎每一个女性都有或多或少的服饰描写,从她们的着装风格,可以看出她们各自的性格特点。
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塑造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女人,用振保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很明显,王娇蕊属于红玫瑰类型的女人,孟烟鹂属于白玫瑰类型的女人。小说中对红玫瑰王娇蕊几次出场的服饰描写如下:
 
她那肥皂塑就的白头发下的脸是金棕色的,皮肉紧致,绷得油光水滑,把眼睛像伶人似的吊了起来。一件条纹布浴衣,不曾系带,松松合在身上,从那淡墨条子上可以约略猜出身体的轮廓,一条一条,一寸寸都是活的。世人只说宽袍大袖的古装不宜于曲线美,振保现在方知道这话是然而不然。
振保兄弟和她是初次见面,她做主人的并不曾换件衣服上桌子吃饭,依然穿着方才那件浴衣,头上头发没有干透,胡乱缠了一条白毛巾,毛巾底下间或滴下水来,亮晶晶缀在眉心。她这不拘束的程度,非但一向在乡间的笃保深以为异。便是振保也觉稀罕。席上她问长问短,十分周到,虽然看得出来她是个不善于治家的人,应酬工夫是好的。
振保谢了她,看了她一眼。她穿着的一件曳地长袍,是最鲜辣的潮湿的绿色,沾着什么就染绿了。她略略移动了一步,仿佛她刚才所占有的空气上便留着个绿迹子。衣服似乎做得太小了,两边迸开一寸半的裂缝,用绿缎带十字交叉一路络了起来,露出里面深粉红的衬裙。那过分刺眼的色调是使人看久了要患色盲症的。也只有她能够若无其事地穿着这样的衣服。
她不知可是才洗了澡,换上一套睡衣,是南洋华侨家常穿的沙笼布制的袄裤,那沙笼布上印的花,黑压压的也不知是龙蛇还是草木,牵丝攀藤,乌金里面绽出橘绿。衬得屋里的夜色也深了。
 
振保到同学王士洪家里借住,与王娇蕊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王娇蕊穿的就是浴衣,更令人意外的是吃饭的时候,王娇蕊作为女主人却并没有换衣服,仍然穿着那件浴衣。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王娇蕊绝对不是三从四德的传统女人,她很开放、随意,甚至可以说是放荡。从振保的视角他看到“从那淡墨条子上可以约略猜出身体的轮廓,一条一条,一寸寸都是活的”,如果是一位正直淳朴的男士初次见到朋友的太太,恐怕不会有这样带有情色意味的感觉,这里说明王娇蕊与振保都不是特别正直守礼的人。再看王娇蕊后两次的服饰描写,一次是鲜辣的潮湿的绿色曳地长袍,并且还有一寸半的裂缝,露出了里面的衬裙,一次是乌金里透着橘绿的睡衣。三次服饰描写,浴衣、长袍、睡衣,没有一次是“严装正服”,都是家居的、随意的、私密的带着诱惑意味的衣服。之后王娇蕊的引诱,振保的沉沦,两人的结合就显得顺理成章了。文中还有一次对王娇蕊的服饰描写,她穿着暗紫蓝乔其纱旗袍,暗紫蓝这个颜色给人的感觉是神秘的、性感的。从这几次服饰描写,能够看出王娇蕊是一个性感的、开放的、不受道德束缚的女性,又带着孩子般的天真和热情,是典型的红玫瑰的性格。
与王娇蕊相比,孟烟鹂是与她完全不同的女子类型。对她的服饰描写分别有:
 
初见面,在人家的客厅里,她立在玻璃门边,穿着灰地橙红条子的绸衫,可是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笼统的白。
她提着裤子,弯着腰,正要站起身,头发从脸上直披下来,已经换了白地小花的睡衣,短衫搂得高高的,一半压在颔下,睡裤臃肿地堆在脚面上,中间露出长长一截白蚕似的身躯。
她穿着一身黑,灯光下看出忧伤的脸上略有些皱纹,但仍然有一种沉着的美。
 
从服饰的颜色上来看,无非是黑与白,这白色并不象征纯洁可爱,只是单调乏味,像一张白纸一样苍白而无法让人引起兴趣。孟烟鹂是贤惠体贴的,是知书达礼的,非常适合做妻子,然而相对的她也是单调乏味的,是没有激情热情的,是振保最不愿相处的类型。孟烟鹂这种贤惠适宜做妻子的性格却恰恰成为了她悲剧的原因。这就是白玫瑰的悲哀。
张爱玲的小说中还有很多体现人物性格的服饰描写,性格内向腼腆的人物服饰比较简单质朴,如顾曼桢;性格外向热情的人物着装比较精美艳丽,如顾曼璐;性格天真纯洁的人物着装上比较清新自然,如言丹朱,人物的服饰往往会透露他们的性格特征。
(二)市井平民与世家贵族——对比下的身份展现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着装要得体,要符合身份地位,相对的,不同的人穿不同的衣服。从人们的衣着服装,可以推断此人是什么身份,处于什么社会阶层。在张爱玲的小说中,服饰的其中一个功用就是表现人物身份地位。
    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比如平民和佣人,他们的服饰比较普通,面料多为布类,绸缎等其他面料的服饰相对较少。《半生缘》中的阿宝,她的着装是“半旧的镂空白皮鞋,身上一件花布旗袍,头发上夹着个粉红赛璐珞夹子”,阿宝的身份是帮佣,穿着布质的旗袍,半旧的皮鞋,符合她的身份地位和经济状况。《沉香屑·第一炉香》中葛薇龙家里的陈妈:“身穿一件簇新蓝竹布罩褂,浆得挺硬,人一窘,便在蓝布褂里打旋磨,擦得那竹布淅沥沙啦响”;梁太太家的睨儿:“穿着一件雪青紧身袄子,翠蓝窄脚裤,两手抄在白地平金马甲里面,还是《红楼梦》时代的丫环的打扮”,两人都是佣人的身份,服饰都很普通,质地也是平民惯穿的一类。《小艾》中的小艾,小的时候是大户人家的丫头,她的服饰是“蓝白芦席花纹的土布棉袄”和“月白竹布旗袍”,都是布类的面料,成年后嫁为人妻,不再是下人的身份,从服饰上可以看出比之前时髦了些,但仍然脱离不了平民的水平,比如她的“一双青布袢带鞋,却仿照着当时流行的皮鞋式样,鞋底分三层,一层青布包的,上面衬着一层红布包的,又是一层淡灰色的。”可以看出这个时候小艾在服饰上追求时尚,但因为经济问题只能买与皮鞋相仿的款式,却不能买真正的皮鞋。
身份特殊的人,比如舞女妓女,服饰上与一般女子有所不同,她们会特别注意着装打扮,选择的服饰比较有诱惑意味。《半生缘》中的曼璐,有处服饰描写是这样的:“她穿着一件苹果绿软缎长旗袍,倒有八成新,只是腰际有一个黑隐隐的手印,那是跳舞的时候人家手汗印上去的。”曼璐是一名交际花,由于她身份的特殊性决定了她选择的服饰比较华美精致,颜色比较艳丽,目的是吸引更多人的目光。《沉香屑·第一炉香》中有一处对妓女的描写:“在那惨烈的汽油灯下,站着成群的女孩子,因为那过分夸张的光与影,一个个都有着浅蓝的鼻子,绿色的面颊,腮上大片的胭脂,变成了紫色。内中一个年纪顶轻的,不过十三四岁模样,瘦小身材,西装打扮,穿了一件青莲色薄呢短外套,系着大红细褶绸裙,冻得直抖。”大红的裙子,西装打扮,是非常艳丽且时髦的装扮,是这些女孩子们为了招揽顾客特意选择的亮眼的服饰。
家境殷实,身份尊贵的人着装从款式到质地都比一般平民精致时尚。《沉香屑·第一炉香》中的梁太太,在香港是有名的人物,她的服饰时尚而精美:“一个娇小个子的西装少妇跨出车来,一身黑,黑草帽檐上垂下绿色的面网,面网上扣着一个指甲大小的绿宝石蜘蛛,在日光中闪闪烁烁,正爬在她腮帮子上,一亮一暗,亮的时候像一颗欲坠未坠的泪珠,暗的时候便像一粒青痣。那面网足有两三码长,像围巾似的兜在肩上,飘飘拂拂。”梁太太这一身装扮无疑是惯于出入交际圈的人的装扮,非常西式的打扮,与一般平民有明显区别。《金锁记》中的曹七巧,嫁入姜家之前只是一般的平民,那时候的服饰是:大镶大滚的蓝夏布衫袖;蓝夏布衫裤,镜面乌绫镶滚。嫁入姜家之后服饰明显精美了不少:银红衫子,葱白线香滚,雪青闪蓝如意小脚裤子;白香云纱衫,黑裙子;佛青实地纱袄子,特地系上一条玄色铁线纱裙,服饰的变化是身份提高的表现。
而男子身份职业不同,惯穿的服饰也不同。平民、旧式做派的人以及读书人喜穿长袍马褂,比如《茉莉香片》中聂传庆的父亲聂介臣,是“汗衫外面罩着一件油渍斑斑的雪青软缎小背心”,他的老师言子夜的服饰,是“宽大的灰色绸袍,那松垂的衣褶,在言子夜身上,更加显出了身材的秀拔”,不同的是聂介臣的服饰比较脏乱,而言子夜的长袍则是整齐干净的。传庆的服饰也是袍褂,但并非自愿,“传庆自己为了经济的缘故穿着袍褂,但是像一般的青年,他是喜欢西装的”,可见是因为经济因素而不得不穿袍褂,言子夜却是因为读书人的气质,而不喜西式的着装。年轻人、新式做派的人、职业关系以及身份地位尊贵的人喜穿西装。《色戒》中的易先生,在汪伪政府任职,“穿着灰色西装”,西装是最符合易先生职业与身份地位的服饰。《封锁》中的吕宗桢,“齐齐整整穿着西装戴着玳瑁边眼镜提着公事皮包”,吕宗桢是华茂银行的会计师,西装眼镜公事包的装扮是因为职业的关系,在银行里工作,自然要求着装职业化西式化。
 
(三)单纯静美到物欲熏心——变化中的命运迷失
有的时候服饰并不单纯的只是代表一个人的着装,服饰是一种语言,可以给读者很多隐藏的信息。服饰预示着人物的命运,从人物服饰的变化,可以窥见其性格命运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比如《沉香屑·第一炉香》中的葛薇龙。
最初葛薇龙只是一个单纯的学生,服饰是整齐别致的制服,带有年轻女孩特有的爱美和赶时髦,在竹布衫外面加上一件绒线背心。这个时候的葛薇龙是单纯天真的,认真努力,专注学业,最多带些爱美的小心思,与上流社会周旋于各个宴会中的小姐们完全不同。为了能够留在香港继续学业,葛薇龙来到姑妈家寻求帮助。
葛薇龙得到了姑妈的帮助,留在了姑妈家里。当她看到这么多精美的服饰,忍不住心中欢喜,一件一件试过,终于醒悟,原来这些漂亮而适宜场合齐全的服饰就是为她准备的。有家常的衣服并不奇怪,但是夜礼服、宴会服、见客的晚餐服,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根本没有必要,除非是打算叫她出去见客。葛薇龙虽然单纯,但并不傻,这个时候她已经隐隐觉得姑妈的目的不纯,“这跟长三堂子里买进一个讨人,有什么分别”,但一是为了能够继续学业,二是这些精美服饰的巨大诱惑,使葛薇龙逃避真相,说服自己留在姑妈家。
这个时候的葛薇龙已经“在衣橱里一混就混了两三个月,她得了许多穿衣服的机会:晚宴,茶会,音乐会,牌局,对于她,不过是炫弄衣服的机会罢了。”葛薇龙不用再穿着面料一般样式简单的制服,而是质地精良样式美丽性感的磁青薄绸旗袍,一种让她更加美丽的、适宜宴会的、能够吸引人的服饰。葛薇龙一边暗自庆幸姑妈只是拿她当一个幌子,一边却已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虽然还是利用夜晚的时间用功读书,但也不免抱了能够找到一个合适人选结婚的念头。薇龙在这个时期,渐渐开始习惯并沉迷于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还是有斗争的,薇龙相信爱情,不甘沦为姑妈的工具,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方式,妄图摆脱姑妈对她的控制,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脱离这种周旋于人的生活。
如果说之前的薇龙还是一个有斗争意识受制于人的工具,那么现在薇龙则是彻底地心甘情愿地沦为姑妈和乔琪乔的赚钱工具了。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乔琪乔娶了她,但也不是她想要的,他娶了她但是不爱她,只是为了豢养一个合法的赚钱工具,显然,薇龙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明显现在薇龙的服饰更加的华美精致,但这华丽的服饰就像一张紧缚人的网,活生生地把薇龙困死在里面。薇龙为了金钱和虚荣放弃了自我,她的堕落是清醒的,是自愿的,她一步一步走进别人为她设置的华美的陷阱中,再也出不来。
葛薇龙的服饰描写对于暗示她性格命运的变化起到很大的作用。从质朴的简单的服饰到精致的华丽的服饰,表现出她身份地位的变化,然而这种地位的提升并不是薇龙最初设想的通过求学自己开辟一条成功的路,而是以牺牲自我、沉迷浮华生活为代价。服饰也象征着华美的有毒的巨大诱惑,引诱着薇龙堕落,薇龙没有足够的自制力,沦陷了,未来只剩下“无边的荒凉,无边的恐怖”。
(四)丰富内涵和隐含寓意——隐藏中的象征意蕴
很多时候服饰不单单只是对着装的描写,也不单单是为了表明性格特点或者身份地位,服饰可能有更深层次的隐含的象征意义。
《倾城之恋》中,白流苏家里安排宝络与范柳原相亲,却不想被流苏抢了风头,四奶奶指桑骂槐,流苏在房里静静听着,这里有一个关于服饰的细节描写:
 
范柳原真心喜欢她么?那倒也不见得。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她一句也不相信。她看得出他是对女人说惯了谎的。她不能不当心——她是个六亲无靠的人。她只有她自己了。床架子上挂着她脱下来的月白蝉翼纱旗袍。她一歪身坐在地上,搂住了长袍的膝部郑重地把脸偎在上面。蚊香的绿烟一蓬一蓬浮上来,直熏到她脑子里去。她的眼睛里,眼泪闪着光。
 
月白蝉翼纱旗袍是流苏在相亲会上的着装,现在她坐在地上,搂住了长袍的膝部郑重地把脸偎在上面,这是一种依赖的姿势,带着郑重的下定决心的意味。这里的月白蝉翼纱旗袍不仅仅是一件衣服,它象征着流苏下定了某种决心,她要用自己还有的资本去争取新的生活,她要改变现状,旗袍象征着对美好的新生活的争取和向往。
《花凋》中的川娥“终年穿着蓝布长衫,夏天浅蓝,冬天深蓝,从来不和姊姊们为了同时看中一件衣料而争吵。”因为她的姐姐们异口同声地说川娥头发不烫好看、穿蓝布长衫顶俏皮穿皮子不好,于是川娥就只能穿最不时兴的衣服。服饰上的短缺暗示着川娥不受重视的地位,象征着她因为家人的压制和忽视造成精神上的缺失,暗示着她悲剧的命运。
此外,当章云藩到川娥家里作客,饭后二人在客厅里谈话,有一段川娥的服饰描写:“川嫦正迎着光,他看清楚她穿着一件葱白素绸长袍,白手臂与白衣服之间没有界限;戴着她大姊夫从巴黎带来的一副别致的项圈;是一双泥金的小手,尖而长的红指甲,紧紧扣在脖子上,像是要扼死人。”佩戴饰品本来是为了添色,川娥佩戴的项圈是从巴黎带回来的,也的确名贵而别致,然而却是“一双泥金的小手,尖而长的红指甲,紧紧扣在脖子上,像是要扼死人”,这样一个项圈就不得不让人觉得扭曲而压抑了,这个项圈象征着川娥被控制着,象征她最终会被欺骗和背叛带着绝望走向死亡的悲剧命运。
《心经》中的小寒像情人一样爱慕着自己的父亲,两个人互相试探,小寒的父亲许峰仪既不拒绝也不接受,两个人处于暧昧阶段,直到这段服饰描写:
 
隔着玻璃,峰仪的手按在小寒的胳膊上——象牙黄的圆圆的手臂,袍子是幻丽的花洋纱,朱漆似的红底子,上面印着青头白脸的孩子,无数的孩子在他的指头缝里蠕动。小寒——那可爱的大孩子,有着丰泽的,象牙黄的肉体的大孩子……峰仪猛力掣回他的手,仿佛给火烫了一下,脸色都变了,掉过身去,不看她。
 
这里的服饰描写不仅是表现小寒的衣着,它象征着情欲,表明许峰仪对小寒有了对待女人的欲望。如果说之前许峰仪隐约知道小寒对自己的爱慕,并享受着这种爱慕的话,一切都没有挑明,许峰仪可以理所当然的把这种爱慕当做女儿对父亲的依赖,然而这一刻许峰仪对小寒有了情欲,正式挑明了两个人不正常的扭曲的爱。
《茉莉香片》中有一段对言丹朱的服饰描写:“她披着翡翠绿天鹅绒的斗篷,上面连着风兜,风兜的里子是白色天鹅绒。在严冬她也喜欢穿白的,因为白色和她黝暗的皮肤是鲜明的对照。”言丹朱是一个非常善良、美丽、纯洁的人,可以说在张爱玲塑造的女子中,只有言丹朱能够一直这样纯洁美丽着,没有遭遇过命运的不公,也没有自甘堕落,这种服饰上的“白与黑的对衬正暗示了丹朱的人性世界里没有别的杂质,是简单两分法的。……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没有哪个女子的衣着体态具有如此动感的神韵,和山呼海啸的背景结合起来更具有天然的生命力和风采。”[12]丹朱的服饰是她纯洁善良的性格和干净无杂质的人性世界的象征。
 
 
结语
纵观张爱玲的小说,服饰描写不胜枚举。张爱玲偏重于塑造不同类型的女子,而服饰的描写更为这些生动的女子形象增添了色彩浓重的一笔。作品中的服饰书写极具特点,更于当时社会的流行服饰交相呼应。服饰是一种语言,它可以告诉我们很多隐藏于表面之下的信息,从人物的服饰可以推测人物的性格特点、身份地位,人物服饰的变化预示人物命运的变化,服饰更是一种象征,起着重要的暗示作用。
张爱玲小说中的服饰书写,是她的作品中最艳丽的色彩之一,也是张爱玲与人生对话的途径之一,她曾经说过,“衣服是一种语言,是表达人生的一种袖珍戏剧”。如此细致丰富的服饰书写,更为我们研究张爱玲提供了平台和素材。研究没有止境,张爱玲小说中的服饰书写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研究点静待后人去开发。
 
 
 
 
 
 
 
 
 
 
 
 
 
 
 
 
 
 
 
 
[1]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102.
[2]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88-89.
[3]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106.
[4]肖劲.旧闻新知张爱玲[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50.
[5]子通,亦清.张爱玲评说六十年[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01.3.
[6]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259.
[7]萧关鸿.学生阅读经典——张爱玲[M].上海:文汇出版社,2001.275.
[8]朱成梁,王跃年.老照片·服饰时尚[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1997.21.
[9]朱成梁,王跃年.老照片·服饰时尚[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1997.25.
[10]黄土龙.中国服饰史略[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7.210.
[11]陆其国.旋转的舞场:上海的如烟往事[M].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9.100.
[12]万燕.女性的精神:有关或无关乎张爱玲[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29.
[13]张绪谔.乱世风华:20世纪40年代上海生活与娱乐回忆[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27.
 
 
 
 
 
 
 
 
 


①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第102页。
②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第88页。
①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第106页。
②金宏达、于青:《张爱玲文集·第四卷》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第89页。
①肖劲:《旧闻新知张爱玲》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50页。
②子通、亦清:《张爱玲评说六十年》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01年版,第3页。
③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59页。
①萧关鸿:《学生阅读经典——张爱玲》上海·文汇出版社,2001年版,第275页。
朱成梁、王跃年:《老照片·服饰时尚》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1997年版,第21页。
②黄土龙:《中国服饰史略》上海文化出版社,2007年版,第210页。
①陆其国:《旋转的舞场:上海的如烟往事》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9年版,第100页。
②朱成梁、王跃年:《老照片·服饰时尚》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1997年版,第25页。
③张绪谔:《乱世风华:20世纪40年代上海生活与娱乐回忆》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7页。
①万燕:《女性的精神:有关或无关乎张爱玲》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页。
录入:系统管理员 | 阅读:2037